<kbd id='7M6I5N6lL'></kbd><address id='7M6I5N6lL'><style id='7M6I5N6lL'></style></address><button id='7M6I5N6lL'></button>

          不打不斗不相识

          2018年01月11日 08:50 来源:小故事

          最后,娄逸手持战剑,冷冷的对着在场的众人,如同来自九幽地狱的噬魂者,让在场的所有人胆寒。

          到了这里,娄逸自然知道方向和路线,当下带着张钧和灵蝶,冲着某个方向急速而去,三人一步千里,风驰电掣都已经无法形容他们此刻的速度。

          娄逸很无耻的露出了一副崇拜的样子,如果让这二人知道在他们眼前的这个小屁孩就是娄逸的话,却对会直接暴走,这也太自恋了吧。

          清风心中暗自惊讶,这个娄逸远比他想象中还要聪慧,只不过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才向着诸葛族和黄族看去,眼神冰冷的可以冻死一头蛮古巨象。

          “说,你为什么要让他们把我骗到那个地方去!”

          什么境界的划分,什么格局的阻挠,亦或者什么灵气的贫乏,这些都不成问题,因为他长年在这柄战剑之下,经受着战剑的洗礼。

          “快点解救那个仙胎!”

          最后,娄逸气喘吁吁的开口,其实,对于这千里之遥,如果在外面,他只是一步就可以做到,但是在这里,偏偏没有天道法则,就连灵气都非常的微弱,这才让他只能这样急速的用两只脚跑路。

          可是今天,这里再次有一个神人境界的存在进阶,而且,引动的雷劫,前所未有,让他们可谓是大开眼界。

          这样的结局,让他心中长出一口气。

          “屁话,噬魂血狸本来可是妖兽一族哦,别以为你们祖上为种族正名之后,你们就可以如此的肆无忌惮,天下无仙,何人敢称?”

          随后,他直接深处一个手臂,缓缓的向着自己脑海之中一拍而去,刹那间,在他的头颅之上,一道道涟漪绽放,随后一股恐怖的气息流转而开。

          当他刚刚打开一个储物袋的时候,里面就出现了数个法宝,不过这个储物袋显然是蛮古以前流传下来的。

          如今的娄逸,虽然轮盘清晰,但是想要突破,看清楚后面的东西,还是明显做不到的。

          因此,他继续上路,速度快到了极致,两个月的时间之后,他再一次到达了另外一个城池,当然,他在途中,感觉到自己的速度再一次提升,甚至,他有一段路直接进入了时间的长河之中,在虚空横渡。

          当然,在他的心中,成就圣尊位是何其不易,那需要机缘巧合,还需要自己远超其他人的修炼速度,这两个先决条件,缺一不可。

          现在他既然知道了是那个世界,那么自然可以和他们一起行走了,如果真的是什么绝地什么的,那也就没必要带着他们了。

          同时,一种淡淡的威压释放开来,外面的娄逸,则是脸色一冷,随后也就释然了,因为这种威压,可以压制修士的境界,好在这种威压,只是把圣尊的境界给压制到了王者,对于王者境界的修士来说,这并没有什么用。

          在他刚刚进入洪山派的时候,就遇到了多方面的阻挠,最后,还有刘家的修士对他发难,甚至,他差一点都死在了这里。

          只是,这种情况,非常的少见,因为,凡是帝器,都可以自己衍生器灵,如此一个纪元过去了,这些帝器,就算再低阶,也能衍生出来器灵。

          轻轻的翻动这本雷火决,上面开篇记载了诸多的秘辛,可是却没有蛮古一战的只言片语,似乎这本秘诀被人刻意的抹去了一部分。

          闻言,娄逸震撼了,这些人知道的也太多了,就连洪凤宗后山有一个道场,他们也这么清楚?

          另外一个修士驻足,看着中心的娄逸,他微微差异,这一刻,他见证了一个奇迹,而且还是让他无法想象的奇迹啊。

          “你当我是傻瓜吗?域外一战,下面这么多的无上存在,留下十三郎,让他对付这些低阶的修士吗?”

          “算了,你绝对是故意的,我就看着玉髓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了,不过在这半年之内,我要你尽快的提升境界,要不然别说玉髓了,你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一件未知数。”

          如果能被四满修士指点,那更是会让他们挤破了脑袋。

          庞大的威压,让他无法动弹分毫,一种极尽的压抑,更是让他无法喘息,如果这些真龙,随便动一下,估计都能翻天覆地,甚至,很有可能毁掉整个星球,让他们所有的修士都葬身其中。

          这一次造化地之后,他绝对会成为整个修仙界的笑柄,一个王者,竟然被一个凡体猫娃子给抓花了脸,这简直让他声名扫地啊。

          就算是关系再好,也不可能说出来,更何况他们和这个盘,不过只是刚刚认识还不到一天的时间。

          “住手!我说!”

          而娄逸如此,刚刚祭出传送盘,斩风就有点惊慌了,开始许以重诺。

          而那些七彩斑斓的蝴蝶来这里,直接就能把他们的翅膀给冻着,这还如何振翅裂地?

          娄逸同样学着灵蝶的样子,以自己的精血,在那个玉简之上留下了印记。

          娄逸怒喝,他已经走投无路了,最强的一击被他动用了出来,一柄战剑化为擎天剑意,对着前方的树林一斩而下。

          本以为,这一斩就算不能把魔天罐击碎,也可以将之撼动,可是后来,娄逸第一次凝重了。

          这整整要比灵虚境界的存在多上一界不说,还远远的超越起存在,凌驾在灵虚之上,这已经不能用战力来衡量了。

          “姓娄,单名一个逸字。”

          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传送阵之上,这个人娄逸认识,并且还有过肌肤之亲的,此人正是灵蝶。

          虽然,她知道神魂爆裂,是不可能恢复的,可是眼前这个是什么人?那可是一个真仙啊,难道说,连真仙都无法做到?

          这一刻,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声音,有的只是这个小人行走的震天之音。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苍天之中裂创痕2007年11月19日
          2. 橡叶骑士罗德尼2011年03月15日

          热点排行

          1. 把酒与君同欢喜2012年12月18日
          2. 水太多我问心有愧2011年03月23日
          3. 永世不忘忠犬情2006年10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