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rudsrYJ4d'></kbd><address id='rudsrYJ4d'><style id='rudsrYJ4d'></style></address><button id='rudsrYJ4d'></button>

          被带坏了的秋墩子

          2018年01月11日 08:51 来源:小故事

          “小姐!”

          “哼,你们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那我就让你们看个清楚!”

          直到这个时候,所有人才反应过来,不过当他们整理了一下刚才所见到的事情,每个人都唏嘘不定。

          噬魂血狸冷傲着开口,压根就没有打算放过这一群王者,但是,唯独娄逸清楚,如果这个猫娃子真的想要把他们斩杀,那么绝对不可能在这里说这么多的废话。

          “其实,当年的蛮仙,曾经废去了自己的一身修为,只为了寻找平衡真谛,那时,他是为了创出一个擎天大术,也就是后世的擎天术,因此才乘风破浪百万里,直到最后,他找到了,掌握了时间之力,才再次恢复了修为。”

          荒府君看到那个真仙之后,冷冷的开口,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那个修士竟然名叫商乾。

          娄逸心中震荡,他怀中还有一个雷龙元丹,据说,那是雷龙一生的精华所在,只要他能够将之孵化,那将会成为一个不可多得的助手。

          因此,他没有抛弃这个棺,反而郑重的收了起来。

          兮儿和肖战,更是混沌体,混沌气一出,可以镇压世间一切有形之物,如若不能够瞬间将之斩杀,那么对于自身来说,绝对是一件不可承受的伤害。

          看着回过头来的众修士,戚老怪淡淡冷笑,随后袖袍一挥,下面的两个身体如同鬼魅一般消失不见。

          刹那间,那些黑雾开始发出一声声的噼啪声响,就如同遇到了克星一般,在他的手臂之上化为淡淡的烟云消失不见。

          他再把这一类东西用一个储物袋装了起来,剩下的则是一些灵草灵药,还有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

          如今,他有了实力,已经是一个帝道王者,在修仙界之中,只要他愿意,还可以建立自己的宗门。

          “困仙阵,只要我没有陨落,你永远都无法出来了!”

          终于,行走了一天之后,娄逸已经筋疲力尽,可是兖卓却停下来淡淡的训斥。

          到目前为止,只是出现了这么多的异体质,那么还有其他的异体质还没有出现,如果全部出现的话,岂不是说,这一个纪元,就将要崩毁了吗?

          如果这颗种子能为烟宗做一些改变,他自然也是何乐而不为,毕竟这样的种子让他自己培育,那绝对是没有希望的事情。

          中年修士开诚布公,对于这样的事情,他早就司空见惯,因此只需要娄逸的一个动作,他就明白这个人的意图。

          外面的那些火族长老,数十人各自拿着一块极品灵石,赶紧向着那个法阵飞遁而去,并且在他们刚刚接触法阵的同时,同时打出一道法诀,手中的灵石被他们按在了应有的位置。

          如此说来,这个红蛇可是他的救命恩人,现在人家要回家,他又用什么理由来阻拦?

          娄逸惊怒,他自然知道这先天葫芦藤的威势和重要性,然而现在,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一直念念不忘的师妹,竟然带着这样一个至宝来到了这里。

          “闪开!”

          被娄逸如此的对待,黄三公子,已经到了愤怒的边缘,他想要反击,因为他感觉到了耻辱。

          然而,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发生了今天的事情,这让他们免去了心思。

          终于,在所有人的高喝声之中,尧家精心挑选出来的十个灵台初期修士,陆续的登场,其实他们并不想这样做,但是,这个盘一直要求,让他们也很无奈。

          在这个家伙的身上,他感觉到一种诡异的波动,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威胁存在。

          思来想去,到最后,他还是不放心那些空间和大陆。

          如此恐怖的数量,就算是神人来到这里,也不可能硬撼,只有先行退避的份,如若不然,只要有一个沾染到了修士的身上,那么这个修士就等着被诡异缠身吧。

          “我只问你们一句,狗娃子和李若凡是不是被你们掳走的?灵蝶是不是被你们给重伤的?”

          “放心,他不会输,我可是放了一颗圣药呢,他怎么能输?”

          看到这样的情况,娄逸顿时开口询问,一个废弃的小院而已,竟然能够遮蔽他们的气息,甚至连神王的气息都可以遮蔽,这有点不现实啊。

          看着两者如此蓄势待发,娄逸自身却在承受着一种无以伦比的威压,这种威压,来自心底深处,是一种可以让人膜拜的潜意识。

          接引修士解释,同时又看了一下田晴,这一刻,他直接被惊艳了。

          唯独那个圣尊,这一刻却无比的平静,并且,他缓缓的向着娄逸逼迫而来。

          感觉到娄逸的苦恼之后,张钧轻轻一笑,然后略带羡慕的开口,虽然他很想要娄逸的真凰术,但是他却没有开口,因为他清楚的知道,真凰术,不可能会被第二个人知道,要不然,也不可能成为世间绝响了。

          娄逸走近,当他刚到那个洞口的时候,那一道光芒消失,在洞府里面,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稳稳的端坐在那里。

          而那个禁地,传说中,是单独存在的空间,只要他进入,那么这些极光绝对无法寻找到他的踪迹。

          可是后面的事情,却让他有点苦恼了,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幻境。

          因此,让他们守在边疆,简直就是断绝了他们的机会,根本就无法前去搜寻这个人,眼睁睁的好处,就这样被征收,他们心中自然很不爽的。

          娄逸开口,并没有报出自己的真实姓名,然而这样的一个名讳,在伪仙界,其实早就已经传开。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圣人并不只是称号2007年03月19日
          2. 放下重担的皇家橡树2008年12月07日

          热点排行

          1. 被吓坏的黎姐和维维2012年07月24日
          2. 这里是分基地2016年07月03日
          3. 前情难消新怨结2011年0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