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pN8gElBth'></kbd><address id='pN8gElBth'><style id='pN8gElBth'></style></address><button id='pN8gElBth'></button>

          挑战的资格

          2018年01月11日 08:51 来源:小故事

          因为他的功法,更好可以克制邪修,对于他所施展的术,他完全可以压制,就算是这样,也差一点就让这里遭到了劫难,好在他手中还有无极光罩,如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估计,就连神人境界的修士也做不到这样吧。

          别说不知道这个姜怀是怎么死的,就算是他震杀的,那也是为了洪山派解决了一大祸害,可是这些人呢,这简直就是恩将仇报!

          娄逸苦笑,面对这一群兄弟,他相当的不客气,只不过,看到那边依旧在吊打南宫寒的欧阳紫琴,他们所有人都开始嬉笑了起来。

          风采开口间,就动用了魅惑之术,虽然在惊醒娄逸,但是却有一种魅惑苍生的感觉。

          这一切的形成,不过只是一瞬之间,让他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而那条黑蛇到底是什么,他也不清楚,只知道,这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

          随后,他的双目之中,阴狠之色猛然爆发出来,在他的头上,有两只牛角凭空而生,下一刻,那两个牛角迅速增长。

          在这里只不过是他们的一个战场而已,对他们来说,或许只是一个试炼的地方,因此,很少有修士会在这里停留。

          换换睁开双眼,他感觉到自己的脚下一阵炙热,随后慌忙的运转法力,轮回术更是被他施展出来,只是片刻间,就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娄逸没有废话,他也清楚,这样的报酬对于一个长年经商的修士来说,这足以抵他一年的收入。

          如果能够获得圣药,那就根本不用什么王者修士了,以圣药之中蕴含的大道碎片,就足以冲破他体内的封印,就算是天道封印也可以直接击溃。

          而且那个虚影看起来非常向某个人,但是又被他们一个个的否决了,因为那个人已经死了五年之久,不可能再复活了,所以,被他们认为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果然,在半个时辰之后,娄逸回归,手中还提着一个修士的头颅,此刻,这个头颅之上的眼神,有点暗淡,有点惊恐,似乎在面对一个及其可怕的魔头一般。

          而这个灵参虽然只是圣药,但是给他时间,或许真的能够进阶到神药的级别,最重要的是,娄逸现在手中,还有一大块息土,说不定,还真的能够让它甘愿跟着自己走了。

          但是蛮仙并没有畏惧,更没有惊慌,而是周身一道道精光闪现,随后整个人就如同一个小太阳,在他的额头,一个细小的棍棒直接祭了出来。

          娄逸不认为雷火决有他的断天九斩厉害,因为断天九斩,第一斩,斩凡俗,王者一下皆为凡俗,而第二斩,则是斩妖魔。

          噌!

          “我要杀了你!”

          这一幕,远在数万里之外的众人无比震惊,这样的法,让他们惊颤,难怪修仙界的修士,都在窥觊雷龙法,这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现在他不能确定,只不过,他也可以拿回去问问兖卓,说不定他能够认识呢,再怎么说他也是从蛮古时期留下来的存在。

          “哈哈哈,既然如此,就让我来夺他性命吧!”

          一旦触及,将会是必杀之局,传说中里面有大恐怖,甚至还有蛮古时期流传下来的无解法阵,以及一些真仙的血液,是没有处理过的仙血,只需要一滴,就足以压塌整个星空。

          “这个逆子,怎么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给我搜,我只要看到他的人,生死不论!”

          云儿眼睛红红的,但是她的眼光中却是无比的坚毅,她的命是娄逸救回来的,在她幼小的心灵之中,娄逸就如同她的父辈,甚至更重,她不允许别人对他不敬,就连嘴上说说都不行。

          按理说,这样没有修炼的存在,就算说出了任何话语,都不会被惩罚才对,为什么现在,它只是说出了这样的话,甚至,还说的云里雾里,娄逸压根就没有听懂,还是引来了如此严重的天谴。

          因此,他的一些话,可以让很多修士都如同醍醐灌顶一般,面对多年的难题,在这一瞬间,都给解开了。

          就连张钧,这一刻也老老实实的没有做任何举动,因为他已经感应到了,除却这个修士之外,另外的几个修士,每一个都有着如此实力。

          王轩,依旧没有动手,而是淡淡的开口,就如同在面对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一般,这让娄逸心中有点愤怒了。

          “我说的可是事实,如果不是您的弟子,那么我只有将他赶出去了,别说我不给您老人家的面子!”

          其实,在这里,他的神念受到了限制,最多也就可以探查数百里之内的情景,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神念完全散开,开始无法探查到边缘。

          “师弟?你是……”

          最后这一战,杀手组织之中的一个神王陨落,还有一个灵台修士被囚禁,三十多个无上存在,直接有去无回,再也没有了任何消息。

          不过,他不敢动这样的心思,却不代表别人也不敢,比如此刻,已经有修士在动了。

          现在,他要借助这些法力来恢复自己的法力,然后再把这些法力还给那些妖兽,因为他要这些法力并没有什么作用。

          就连他本身的道则之力都在溢散,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他很有可能散尽自己全部的神通和战力。

          突然,娄逸的声音嘎然而止,这让听的正入神的灵儿微微一愣。

          剩下的事情没有悬念,当一个修士上去之后,李卓直接将之击败,然后在台上静立一个时辰,也获得了一个名额,这次的大试,这才落下帷幕。

          一时间,空中的九道道则一阵混乱,随后竟然如同被强大的道则给击溃了一般,向着娄逸一敛而回。

          不等任何人开口,他直接将丹药塞进了水茵柔的口中,并且,道则之力微动,在水茵柔的身上微微一晃,就消失不见了。

          当那些气息流转出来的瞬间,他神念一动,用九颗陨石将之给压了下去,重新回到了他的丹田之中。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这是抓错了2016年10月09日
          2. 三清之厄2008年08月05日

          热点排行

          1. 游戏达船休伯利安2012年07月20日
          2. 直觉2009年03月27日
          3. 厉害的解决办法2013年0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