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Q3cHvUBhv'></kbd><address id='Q3cHvUBhv'><style id='Q3cHvUBhv'></style></address><button id='Q3cHvUBhv'></button>

          中计

          2018年01月11日 08:48 来源:小故事

          “他会不会直接进入神王啊,如果真的如此的话,咱们到下一城的时候,就可以横着走了。”

          “臭小子,我还要你陪我一年的时间,也让我这个老骨头享受一下什么叫做天伦之乐!”

          “虽然说这个地方有如此多的诡异,但是,这里面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富硕的地方,就在我刚才所说的那个区域之中,圣药都是大把大把的,只能远观,却无法靠近,而那个宫殿之中,传说那是蛮古时期的终极传承,一旦得到,很有可能白日飞仙,成为整片宇宙的主宰。”

          或者说,这会不会重蹈之前那个修士的覆辙?

          在那个画面升起的同时,娄逸的身影就在这个画面之中形成,只见他不停地怒斩那个,门户,结果每一次都被击飞。

          轮回术不停运转,他在修复己身,奈何他修复的速度远远没有玄劫毁灭的速度快。

          “咱们快点走吧,说不定很快就要出发了呢。”

          这是一种憋屈,让它心中很不舒服,可是自身的境界没有达到,也只能忍气吞声。

          同时,在天际尽头,有一个听起来非常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似乎有点无奈,也似乎受到了非常严重的伤害。

          “你们都回去吧,把你们留在这里,也等于是让你们躲过了一劫。”

          四人上路,不停的前行,这个古路走过去之后,或许就是二百四十城了,到时候,他们再进行进阶。

          “其实,我今天也出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娄府的旧址已经有人在修建,看他们的装束,应该是闭月宗的修士,这件事情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诡异之处?”

          然而,现在他的手中可是有着一个完整的传送令,而赵冰的手中,不过只是一个残令而已,就算是这样,也足够另外五个修士横渡了。

          “找死!”

          而这个老者所说的话语,让他心动,既然能够让在场的其他修士进入,那么绝对会有人护他们周全,亦或者说,他们所进入的机缘地,并没有什么危机所在。

          说完,戚坤大袖一挥,一股强大的波动瞬间对着向阳横扫而去。

          果然,另外两个影战修士也散发出一道道威压,他们一个是道藏中期,一个是道藏后期,并没有王者的存在。

          娄逸已经收起了战剑,整个人缓缓闭目,似乎在感悟着什么。

          他来到这里之后,也只看到那一个孩子了,想来,就是给那个妖兽准备的。

          “噗,哈哈哈……”

          而逍遥门最想知道的,当然还是娄逸的秘密,亦或者是他所在的位置。

          这样的战斗,那才叫真正的战斗,没有这样的战斗,他也枉活了一个纪元。

          他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圣尊修士啊,虽然是刚刚进阶的存在,但是,在娄逸面前,还是高出了一个等阶,因此,娄逸应该叫他一声前辈才对。

          外面喊杀声振聋发聩,可是战城之中却一片宁静,一切修士各行其是,并没有因为外面的战斗而惊慌失措。

          但是他此时想要逃走,却显得无比幼稚,就在这刹那间,水潭的周围一道光幕腾空而起,四周的灵气如同数以万计的触手狂舞不定,所经过之地,一阵飞沙走石,狂风大作,隐隐中还带有雷鸣之声。

          当听到二十年的时候,娄逸再次感觉到整个世界观都凌乱了,因为十年前的他,就有一种预感,三十年之后,这天下绝对不会平静。

          一个绝大的家族,绝对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分崩瓦解。

          看到这个册子上面的三个大字之后,娄逸浑身一震,这可是在蛮古时期大放异彩的功法,当年的雷帝,用的就是雷火决,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出现。

          娄逸无奈,他自从修炼出自己的道则之后,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雷劈了,现在他不过是刚动了一个念头而已,就要被雷劈。

          娄逸淡淡一笑,那个雷鄂果然没有骗他,这个圣尊,真的是因为想要进阶,才不得不这样做,只不过,在他手中,除却雷鄂元丹,还有很多雷属性的存在。

          这样还没有进阶完成啊,这家伙莫非是想要把这个大陆的所有灵气都给汲取?

          “杀!”

          轻轻摇头,他还是盘膝而坐,开始进入了深刻的悟道,在这里,虽然景色优美,但是,却不适合他修炼,他如今刚刚到达这里,天知道这个岭岳洞对他的态度是友是敌?

          “你是谁?为什么要侵占我的身体!?”

          “不管如何,咱们还是先把这里的空间打碎,如若不然,一切都是虚妄。”

          “给我看啊,谁让你去看他的东西了?”

          “噗!”

          果然,当他最后想要采摘一些圣药的时候,这个虾压根就没有说些什么,就这样站在一边,任凭他去采摘。

          这一刻,娄逸脸色微变,随后嘴角就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更何况,他的境界只不过是窥道中期而已,想要打破这种法器,他需要雷霆神威才可以做到。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塞外草原放牛羊2010年11月23日
          2. 舰娘就是要泡澡啊2009年02月05日

          热点排行

          1. 冰雪玉人守贞节2009年04月26日
          2. 北宅的重大危机2016年08月17日
          3. 变化和弱小2006年09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