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06AoUE2Qf'></kbd><address id='06AoUE2Qf'><style id='06AoUE2Qf'></style></address><button id='06AoUE2Qf'></button>

          刚学的一招

          2018年01月11日 08:51 来源:小故事

          前面走的那个小修士,闻言之后,嘴一嘟,有点不高兴了,随后,向前疾奔而去,他要回到自己的宗门,因为还有他的师傅在等待。

          转眼间就是三天之后,在这三天的时间之中,娄逸清晰的感应到,在他们周边来了不下千人,其中王者都有三百多,道藏修士更是高达五百之多,其他最少也是四满境界的存在。

          缓步而行,此刻的娄逸,就如同闲庭信步一般,随意的向着人群走去,在这里,他们都在等待,同时,也都在防备。

          他心中想要呐喊,却无可奈何,他没有什么可以破开幻境的法宝以及功法,现在这样是最致命的时候。

          未出手而折敌,这放在任何地方,估计都行不通,但是如今,娄逸做到了,以陈忠的雷劫作为掩护,再以无极袋偷袭,这虽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战斗,可是面对对方如此多的王者,他不得不如此。

          同时,他只觉得身体之中,一股暖流涌过,随后他体内的伤势,就这样轻易的复原,这让他微微一愣,随后就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但是,此刻的娄逸却在挣扎,他眼中的血红,让他内心深处一阵阵的狂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丹田如同旋风一般旋转,一道道虚影从他的体内走出,这些竟然是蛮古先民,还有神鸟飞禽,化成一声轻鸣,翱翔于九天之上,在他的头顶化为了一片天空。

          他讨厌这种气氛,更不喜欢被这样对待,如果这一道关卡,如同前面一关一样,他或许真的会动摇道心。

          娄逸想要知道,因为他想要将之覆灭,那样的存在,留着,还不如将之覆灭,因为这天地之间,不是养虎为患的地方,必须要对他们进行严惩!

          就连他随口的一句话,就能引来雷劫,这可是他大为郁闷的事情,要知道在外面,只有晋升大境界的时候,才有可能引来累劫,那里面,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暖流无法动用,但是他却动用了道则之力,逆天道被他猛的祭出,在虚空中瞬间形成了一柄道则之剑。

          也就是说,等娄逸出来的时候,这个三蛟戟可以轻而易举的就把他给斩杀。

          这一边的娄逸更是挥动着断天九斩,每一次斩出,都有一个水族修士陨落,一时间,这里喊杀震天,血腥味也在不停的蔓延。

          要知道,三个善恶果,可谓是它道果的象征,还蕴含了他之前所有的术,因此,是不可能被其他人得到的。

          这一切,真的都是有联系的吗?

          随后,他祭出断天剑,搭在了九幽射日弓之上吗,对着刚才黑洞出现的位置狠狠的射去,想要将黑洞再一次给崩出来,然后他也要杀进去。

          后面,还有如此之远,难道说,还要再损失人员吗?

          终于,有人动手了,想要趁着现在,将他给斩杀在此地,没办法,他们都是之前挤兑娄逸的存在,他们在畏惧,很害怕这个盘恢复过来之后,会对他们下杀手。

          娄逸只觉得浑身一麻,右腿就此失去了直接,当他往下看去的时候,只见他的右腿已经脱离了他的身体,带着一道绚丽的血花,向下坠落。

          “如果你死了,徒留一个虚名那又有什么用?真正的侠者并非是退缩,而是要想尽一切办法为侠义代言,并非是一味的鲁莽,像你这样,不过只是一介莽夫罢了,还谈什么侠义?”

          一群人不解,这可是一个煞星啊,第一个进入的修士,此刻,却走到了他们的后面。

          “荒府君,混元君,这件事情真的由不得你们了,因为城主府和尧家,要我无比带着他们回去,如果你们将他们斩杀在这里,那么他们无法向整个战城交代,现在,惩罚了元凶即可,没有必要赶尽杀绝。”

          “杀!”

          张友人开口,稚嫩的小脸上面,带着满意的笑容,然后这才从草堆之中钻了出来,拉着他的袖子欢快的跳跃着。

          娄逸铿锵,其实他也有很多不解,天道无人可逆,就连仙道修炼者都不可以,为何他这样一个小修士却可以做到。

          这一下,二人真色慌张,就要向着房间外面逃走。

          这个地图,直接打破了世俗所有人的目光,告诉他们,那只是传说而已。

          当那些道则之力溢出的瞬间,一阵清风吹过,那个修士的面纱微微掀起,这一刹那间,娄逸看到了一个极其清秀的面庞。

          那个圣尊冷笑,轻蔑的看了一下笑乾坤,只不过他却没有动手,毕竟,他可不愿意当真就得罪了问仙岛,这样的话,他们整个宗门估计都要受到波及了。

          娄逸不敢想象,因为那些从空中降落的紫液,可是酷似源气的存在,而自己体内的那些暖流,和它们可是有着几乎相同的气息。

          她竟然在这一个月的时间直接进阶到了无上中期!

          看到这几个人,王兮三人脸色大变,他们本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已经是绝密了,没想到还是被无光知晓。

          但是,他做出这样的决定,未曾后悔,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就算是他不杀了这个仙,那么等他出去之后,那些存在也不可能会放过了他。

          “刚才他为什么不上去……”

          只是突然间,有一股强大的波动直接将他震出了那个地方,这才让他恢复了过来。

          感情这善恶果就眼前这个修士有用吗?这个田丹不也是需要吗?

          当然,身为正主的娄逸,却没有这种觉悟,比这个还要恐怖的雷劫,他都曾经渡过,更何况现在这样的“小雷劫”?

          “小儿,你休要在这里信口雌黄,让我把你的神念给打开,让所有人都看看你到底在想的什么,到时候真假自然就公布于众了。”

          虽然蛮古遗迹之中的灵气紊乱,但是它却有蛮古时期的道纹,对他们修炼还是有很大帮助的。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立志2010年05月12日
          2. 大乱的引子2014年09月08日

          热点排行

          1. 奥洛夫船长的武器2016年05月05日
          2. 亚顿的某个特殊舰装2007年10月19日
          3. 最后的真灵2012年04月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