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HUrjIw1qg'></kbd><address id='HUrjIw1qg'><style id='HUrjIw1qg'></style></address><button id='HUrjIw1qg'></button>

          莫非是坏了?

          2018年01月11日 08:50 来源:小故事

          “因为我是仙,而你则是凡啊,这么浅显的道理,难道你就不懂得啊,仙是什么,那是超越整个纪元,成就摄天之果位,让天下万道成为垫脚石,凌驾于整篇古史之上的存在,这样一个区区的黑水沼泽算得了什么?”

          可是当他想要向着那个方向闯去的时候,却有一种空间波动荡漾而出,直接挡住了他的去路。

          没想到刚才这颗灵物竟然在阻拦着这些仙道法则,才让他们能够轻松的走到这里。

          帝道王者眼角也已经湿润,他自己也不明白这种情绪是为什么会出现。

          “逸儿,你说一下你的意见吧,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为你护道!”

          那个分身,更是在这一瞬之间化为飞灰,随后,那浪涛消失,妖兽同样回归到了海域之中。

          在那个时候,万法皆不灵,只有自身的强大,才能够笑看洪荒的践踏,在那个时候,管他是什么妖魔鬼怪或者魑魅魍魉,都将会成为一场空。

          “道友,前方就是我的宗门,咱们快点行走吧。”

          灵蝶看到出来的那个人之后,顿时感觉到不好,慌忙的就要向着法阵之中冲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四公子只是让我来命令你……”

          这一切的一切,他现在并不知晓,但是,他知道,早晚有一天,他会都知道的,并且,都会相遇。

          “是的。”

          这是一种惊天的消息,这是什么,极光!天地之间,最为恐怖的存在,神挡杀神,魔挡弑魔!

          如今的天下,远非蛮古时期,毕竟修炼资源无比的贫乏,就算是碧海神朝,想要造就出来一个圣尊,那也是非常艰难的。

          而这两年的时间以来,那个单山果然不负所望,整个就已经把神临门给经营成了一个超级强大的势力,在水兰大陆之中,可谓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娄逸愤怒,这些王者,虽然有不说话的,可是他们也没有为娄逸辩解,很显然,他们就是要任凭事情的发生,然后他们再为了符合众意,缉拿他,甚至斩杀他。

          然而现在,他却已经成为了一个灵虚后期巅峰的修士,只差一步,他或许就可以进阶到无上,这样的速度,堪称世所罕见。

          最后,娄逸似乎有所感悟,大袖一挥之下,所有的灵泉都消失无踪,他的脚下,一道道涟漪荡漾而开,一瞬间,一道拱桥出现,连接着天地的尽头。

          许一蛮看了一下娄逸,嘴角微微泛起了笑意,只不过他的话语,却让娄逸心中不停腹诽,这个家伙也太老奸巨猾了。

          惊天霹雳,万物为之颤抖,如同来自蛮古之威,一道道擎天惊雷加身,娄逸却浑不在意,兀自伸手画出一道道不规则的轨迹,引动神霆,在他头顶化为一个巨大的骄阳,对着犀牛一抛而去。

          如果现在,就算把那个灵台修士放出来,估计他也会死在自己人的手中。

          这一下,他的脸色都变了,这样的画面实在太恐怖了,哪怕他现在是一个神王中期的存在,可那是他的异象啊。

          只不过娄逸之前曾经着道,然后清醒,用规则之力守护了心神,这才不被这颗心脏给迷惑了心神。

          “灵蝶,张钧,叶老怪,仝韵!”

          就连娄逸三人,都差一点无法隐迹,如果不是娄逸所习练的隐身术玄妙无比,在这样的威压之下,绝对会直接被横击而出。

          这一次离开,别说禁地的危机,就是出了这个神临门,就会遇到非常恐怖的存在,因为那些人现在还没有去啸月宗。

          在这一刻间,他感觉到了一种畏惧,那是陨落的气息,只要他稍微停顿片刻,都将会没命!

          “刺啦!”

          其他的几个无上存在,并没有开口,一致同意这个修士的话语,本来,能够拿出金髓和玉髓,就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底线了。

          而且,还为他们开路,让他们离去。

          “原来如此,想必,你应该就是降临在尧家的真仙吧?”

          结果于昊的这一下子,可让他恶心坏了,自己可是堂堂的一个无上杀手,不管什么时候,无往而不利,曾经斩杀的同阶修士,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从来都没有失手过。

          可是,这个光环,他不得不带着,如若不然,将会有大恐怖发生,甚至,他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条古路,别人不知道,布家主却十分的清楚,毕竟当年的他们,可是尝试去把这条路给截断,只是最后,却没有成功。

          只不过他这次来,带着无尽的愤懑,似乎是来兴师问罪的。

          说明了那些长老根本就没有说实话,而这里本身就是他们明知道的地方,只不过历届的弟子进行试炼,只是在那个试炼地罢了。

          慌忙的探视自己体内,结果他惊喜的发现,在他丹田之上,竟然多出了一种纹路,而他丹田上面的那些画面同时也在缓慢的移动。

          “哈哈,看来就算是我不停的掩饰,也挡不住道友的目光,不过在下不明白道友是如何看穿我喜欢杯中之物的?”

          尚雄没有怀疑,在修仙界,如同这样的事情,娄逸胆敢出尔反尔,那么对他自己的道心也是一种禁锢,别看现在不怎么明显,等他等阶越高,这样的事情就很有可能成为他进阶的一个魔障。

          两人现在都是王者境界的存在,飞遁起来速度快到绝巅,只是谈话的一个多时辰,两人已经来到了神临门的上空。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死后魂灵得升天2005年09月11日
          2. 失去了舰装的舰娘2017年10月20日

          热点排行

          1. 约克你在哪?2008年12月26日
          2. 神魂颠倒石中剑2012年02月04日
          3. 狮心熊胆敢称王2015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