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AuTJ6ozR8'></kbd><address id='AuTJ6ozR8'><style id='AuTJ6ozR8'></style></address><button id='AuTJ6ozR8'></button>

          少时杀虎已成名

          2018年01月11日 08:49 来源:小故事

          云霄心中有气,他这样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刚才竟然受了如此屈辱,这一刻他要讨回。

          外面,众人颤颤惊惊,哪怕现在,那个白骨的威势还没有冲破那个法阵,但是他们就已经喘不过气来,只是看一眼而已,都感觉到浑身上下一股巨大的压力开始缓慢而下。

          娄逸脸色阴沉,对于这样的法阵,他不可能退缩,时间之力,这是修士的禁区,整个修仙界都没有什么功法能够做到。

          难道说,这里面有隐秘!?

          对于这样的一个妖兽,娄逸竟然说他很弱!

          这是冥冥之中的一个定数,就连他自己都不可违背。

          “天道,你要灭我,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的道!”

          然而,他唯一深入的,就是荒古禁地,越是深入,他越发的感觉到恐怖,在那里,竟然还通向另外一个地方。

          那是一条有着龙威的飞禽,只是却被人给用铁链锁着了,庞大的身体,更是散发着一种让人无法触及的威势。

          要知道,这个盘当初可是救了他们的性命,而他们的家族,却并没有知恩感恩,而且还以为,这就是人家该做的,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对待。

          这样的城池,让人震撼,至少,他自己在这一刻着实被震撼了一把,这需要多大的建筑才可以做大的啊。

          “我只是想要为人鱼族讨个公道,请你们的龙王出来一见!”

          “童长老,你这是代替谁执法?”

          诸天万宇,天知道有多少的星球可以适合生灵居住。如此多的星球,修炼者自然数不胜数,除非是一些灵气枯竭的星球,如若不然,就算条件再艰苦,也总有修士能够想方设法的进阶到传说中的境界。

          那么现在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他突然间想了起来,难道那个时候……

          “小儿,休得猖狂!”

          “好好修炼,如果能把心中的恨,化为动力,一往无前的行走下去,或许,你会成为这个时代最为瞩目的那个人。”

          但是他却很有克制,言说不成仙,绝对不会突破最后的屏障,因为这样的话,等于是断了姚雯媛的修炼路。

          “走,我们先去白山涧,好久没有见到叶老怪了,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如何啊。”

          这就是龙术的恐怖之处,他存在于世间,总有他存在的价值,当然这种价值,远超很多生灵,甚至很多术。

          “果真如此?”

          “没事,这些雷劫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但是雷劫消失,我们可就真的危险了。”

          娄逸喜孜孜的接过了那颗元丹,在手中不停的把玩,反过来,调过去的看,然后喜不自胜的收了起来。

          遥记得儿时,自己总是被人欺负,都是他的这个大哥为他出气,就算最后被娄季付诬陷,他大哥也想要直接去杀了二姨太。

          这一刻,在他的心中,响起了一个寓言,娲族一旦出现,就会伴随着纷争和战乱,很有可能是纪元的更迭,时光的交换,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心中有点不舒服。

          “他去寻找当年有点交情的人了,当初的奎国国主已经被寻了回来,说什么以后你会用得到的。”

          蒲志良依然笑容满面,只不过话锋一转,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修仙联盟,一个无比神秘的存在,却有消息告诉诉娄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国主!”

          看到这个人,娄逸目光一缩,脸色阴沉了下来。

          这是他们所不允许发生的,当下,其中一个圣尊后期的怨灵怒吼,云雾之上,一道道黑色的虚影更是直接冲了出来。

          这一刻,这个灵台魔物的脸色铁青,他必须要这样做,让这个神王魔物自己调动那一段神魂,公布于众,然后再被这个灵台魔物直接斩杀,这样的话,他其他的记忆,将会随着他神魂之力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娄逸,不过只是一个蝼蚁而已,想要泛起大浪,那岂不是臭虫也能飞上天了?”

          然而,当他把所有的法力汇聚在丹田的时候,这才发现丹田的异样,断天剑,竟然依附在他的丹田之上!

          这是神王境界的升华,可以和神王后期的存在硬撼。

          当娄逸等人刚刚出现,那些法阵之中的修士同时睁开双眼,一股股可以撕裂天地的威势直接荡漾而开。

          如果不是极光跟随着太一离开,他还真的无法确定这家伙所在的位置。

          “多谢盘道友,如果今天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不知道还能够撑多久。”

          “畸形鸟,等进入通玄地,我绝对会打爆你的九颗脑袋,看你还如何嚣张!”

          同时,娄逸只觉得浑身上下一阵发毛,一个符文落在了他的胳膊之上,刹那间,在符文落下的地方,宛如火烧一般,瞬息之间,那一块皮肉就开始坏死,融化,直到露出了他的白骨为止。

          有人说,他是天生的,有人说,他是道生的,当然,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来自何方,就如同凭空出现的一般,而他自己,更是没有任何的势力可言。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我有特殊的提督网络2014年06月18日
          2. 代价很沉重2017年08月21日

          热点排行

          1. 全面的……身体检查2013年05月06日
          2. 出师不利苦难熬2011年07月23日
          3. 镇守边关雪云愁2013年04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