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gET6rX74y'></kbd><address id='gET6rX74y'><style id='gET6rX74y'></style></address><button id='gET6rX74y'></button>

          秩序疗伤

          2018年01月11日 08:48 来源:小故事

          娄逸却不这么认为,他要的是斩杀对手,任何一个可以威胁到他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只不过,数千年之前,这个昆仑禁区就消失不见,再也没有出现过,这让很多人都心中震荡,甚至有家族的弟子跟随着失踪,这让这个大陆上面的修士,都快要抓狂了。

          在他们前面,蛟蛇发出一声愤怒的大叫,刚才这个小狗娃子竟然说他是小虫子,这让它愤怒了,哪怕后面,它不是这个人族的对手,他也要把这个狗娃子给吞了。

          娄逸小声嘟囔。

          如若不然,自己这个“逆子”回归,直接斩杀了他的心腹,这样的事情就算是他自己,估计都无法真正的无动于衷吧。

          然而,于昊一声怪叫之后,瞬息之间消失不见,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那个禁地之中,当然,在他进入的那一瞬间,就有数个野兽疯狂的袭来,好在他们都有无上的战力,对于这里的土著,压根就没有什么畏惧的。

          下一刻,只见他双手灵纹交织,在虚空中猛然一撕,刺耳的声音传来,一道空间裂缝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师兄,那是哪两种人?”

          如果他的境界还不能提升的话,等这一次出去,他将会寸步难行,甚至,会直接被陨落掉。

          趁着这个空档,娄逸大袖一挥,数十道光华在他后面怒射而出,并且在那个王者的周围瞬间就形成了一个法阵。

          小人脸色凝重,但是,口中却轻飘飘的说出这么一句,下一刻,他周身上下,有黑色的符文交织而出,甚至,还有一种特有的道则之力。

          可见这个荒古禁地流传的时间是何等的惊人。

          收起战剑,他开始施展出了冰封术,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冰封术,随着境界的提升,竟然也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地步,至少,面对眼前这个妖兽,冰封术还是可以将之冰封。

          如果黄家的人,想要保住他,那么黄家绝对会从整个战城之中被抹除,因此,对于他,只能成为可怜的弃子,就算是为了黄家的任何一个人,都会把他给扔出去。

          而如今,他的这一番解释,直接让其他三人动容了。

          而那个李叔也是轻轻一笑,就开始做着自己的事情,不再理会他们,在他的观念里面,既然和大仙在一起,大仙肯定有办法替她驱逐疲惫,只不过在他听到灵儿管娄逸叫娄大哥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僵,然后看到娄逸没有反应之后,也就放下心来了。

          在他手下,能够挨上十招的,都没有几个,一直战到一百个修士之后,他获得了资格。

          其实,这一次的经历,非常危险,如果他不是有蛮仙法,亦或者这个火禽已经迈入了空灵境界,那么,他们现在早就成为一堆残骨了。

          然而这一刻,所有人都惊惧了,因为本命灯寂灭之后,绝对不可以再人为的点亮,其实,他们也根本无法将之点亮,因为这是用修士的命元之力点亮的魂灯。

          这也是为什么清月宗如此名声大噪的原因,就算是在其他的国度,他们的名字也是如雷贯耳。

          如果进阶到神王后期的话,斩杀灵台中期的修士,将会手到擒来,而灵台后期的存在,只要他自己不恋战,想要逃遁,还是绰绰有余的。

          回过神来的他,只觉得自己周身一片漆黑,虽然有星辰之力将他包裹,但是那种漆黑还带着一丝血腥的味道,让他一时间有点不明所以。

          良久,飘零终于清醒过来,不过他看向娄逸的眼神却有点怪异。

          “略有耳闻,难道说这一次变故,和真正的战城有关系?”

          那就是如果娄逸把帝道王者救出来了,他会隐忍不发?

          可是现在,这个城主竟然告诉他,整条古路,就是为了镇压魔物而存在,如果当时不是因为亚家的猖狂,那么这条古路早就被断裂了。

          “小三,快点躲开啊,这一巴掌下去,你可要成为傻子的!”

          可是在这里,却没有一个狐妖,就算是有一个,那也是个公的,这让他对这个掌柜特别的不满意。

          苏芸坦然开口,却让那个阻拦的修士脸色微微一怔,这个苏芸虽然狠辣,但是说的却不无道理,毕竟一开始,并没有规定在决斗台之上不允许杀人。

          如此看来,那个神树,不过只是一个枝丫,那么真正的神树,到底有多大?

          虽然这个追梦用面纱遮掩,然而对于修士来说,她的容貌依旧是一览无遗。

          但是,这两个家伙,看向他的目光之中,却多出了一份意味深长的味道。

          只不过,当他再去凝视那一行字的时候,一种莫名的情绪在他神识海中呈现而出,那是一种复杂的情绪。

          老者一句话让他心里美滋滋的,毕竟现在他可算得上是名人了。

          那个生灵没有攻击,而是轻轻一叹,为他解说彼岸的事情。

          “娄逸,你的命可真大,还没有死啊。”

          这就是仙,可以翱翔在九天之上,超越在乾坤之巅,脚踏众生,俯览一域,这样的存在,没有人可以与之相提并论,因为他已经超越,成为至高者的存在。

          肖战冷漠,这个青衣人让他感觉到屈辱,因为这家伙之前先说出自己最惧怕的事情,然后,等到自己快要崩溃的时候,他再说出自己的心思,这完全就是在玩他啊。

          一步踏出,有灵纹交织,有道则之力流转,还有一股股生命的气息被他放出体外。

          最后,有帝被打爆,只不过,帝血却被皇给收了起来,并没有洒落,这样的存在,如果一旦洒落,那颗不是毁掉一个世界那么简单了。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自笑无敌又无用2016年10月04日
          2. 梅园七友仙家过2013年03月26日

          热点排行

          1. 被研究的真相2014年11月24日
          2. 细腰虽好红颜祸2010年01月13日
          3. 虚情假意问寒暖2012年12月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