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dHOJCXhN4'></kbd><address id='dHOJCXhN4'><style id='dHOJCXhN4'></style></address><button id='dHOJCXhN4'></button>

          男子女子好作伴

          2018年01月11日 08:49 来源:小故事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不错,我确实和他们一起进来的,但是,我和他们的目的不同,并且,我和他们压根就不认识,如果你非要这样对号入座,那我也没有办法,只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如果你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绝对会后悔!”

          而第二日一早,娄逸就寻来了筱月,今天他们就要启程,前往修仙界的大会会场,按照请柬上面所写,这个会场位居修仙联盟不远的一个小山之上。

          “无光兄弟,你说我们二兄弟说的对不对?”

          娄逸怒吼,猛地伸出一指,遥指苍天,一道不规则的轨迹在他指尖缓缓缠绕,散发着一股无上气息,这是他心中的轨迹,更是他锻造骨骼之后,在他体内流转的一种波动。

          如此短的时间内,他想要到达那种境界,显然有点不可能。

          娄逸不懂,这一刻,在他丹田之中的丹孕双婴,不停的流转,散发着一种神圣而邪恶的气息,介于正邪之间。

          筱月皱眉。

          “这一世,我还没有离开过这个空间,好想去外面走走啊。”

          不过它这个时候却是非常的不满,因为他也是石族,而娄逸却是差一点就把石族给覆灭了的存在。

          当下,所有人都脸色惨白,之前的那种气焰,完全消失不见,这样的一个修士都如此了,那么他的师傅将会如何?

          如此看来,这个啸月宗应该早就有了预谋,只是等待着所有修士的到来,然后在进行最后的屠杀。

          这才是他们为什么没有出现的原因。

          尽头,一个洞府出现,在洞府的门口,还有一道光华流转不定,而悬崖下面,则是一条清澈的溪流。

          灵蝶心中有一股气,这就是那个人心中念念不忘的存在吗?可是人家对他可没有这么深厚的情谊啊。

          虽然他有自己的道则,可是他的道则之力,本就是皮毛中的皮毛,而他的境界也不过只是在窥道境,因此对道法还没有太深刻的理解。

          而在场的所有人,都纷纷躲避,没有人愿意在这里停留,哪怕这里的战斗已经到了炙热化,他们也不可能拼着性命不要,在这里观看。

          “你们自己没有救出那个帝道王者,还敢在这里逞凶,难道就不怕修仙界……”

          突然之间,娄逸眉宇微微一皱,然后大惊失色,他曾经见过这里,在他刚刚进入无上的时候,曾经神游物外,似乎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最后他还是逃了,动用神念之力,驾驭着一颗脑袋,灰溜溜的离开。

          随后,四人就在一个房间之中开始打坐修复,让他们的状态都调整到最佳状态。

          可是当他刚刚站立在这里,这里的掌柜就漏出了不自然的表情,让他脸色微微一变,随后变得阴沉了。

          娄逸不解,开口询问道。

          “哈哈哈,看到没有,就是一个怂货而已,还想跳上枝头做凤凰啊,真是笑死人了。”

          同一时间,洪钟也怒了,爆喝出口的同时,那个巨蟒化为一道闪电,冲着那个圣尊的头颅就是狠狠的撞去。

          而这个兽皮,一看之下,就知道非常的不简单,虽然没有人能够认识这个兽皮到底是什么兽皮,可是它上面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胆战心惊。

          能够在同阶之中,直冲前一百名,这也算一个不得了的人物,可是他为何如此的浮躁?

          就连李若凡这样神王初期的存在,在这一刻,也完全进阶,成为真正的神王后期的存在。

          这一刻,不用说,娄逸也非常的清楚,这样是魔气,一旦被缠绕的话,很有可能侵蚀到他的身体之中,到时候,就有可能将他进行魔化。

          “你行,这一次道果大会,你也不用参加了,给我滚!”

          那个人狰狞的看着娄逸,突然又是一笑,在他身上一股恐怖的威压传来,根本就不怜惜他还是一个孩子。

          她看了娄逸一眼,眼神之中,尽是冷冽,还有一种淡淡的威压,就算她感觉到新鲜,但是对于这样的问罪,她还是有一些心理波动的。

          那些小人一旦开始成长,就无比的飞快,瞬息间,就再次化为一个个战士,高举着战戟,对着娄逸轰杀而来。

          对,就是这样的气息,当时尧广告诉他的,就是这样的气息!

          甚至这一刻,她的身体也完全恢复了,毕竟在那个客栈的时候,她不过只是受到了波及而已,并没有伤到根本。

          然而,娄逸手指轻轻一点,一道规则之力交织而出,随后化为一条绳索,在漩涡之中来回穿插,直到最后,整个规则之力都把漩涡给完全充斥,随着娄逸的一声怒喝,水中漩涡被打散。

          “如果你真的想要帮助她,那就把她带到五行洞之中,这样可以帮助她抵抗反噬之力。”

          现在的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且,他现在是神人后期巅峰的存在,其实,他的战力,早就已经到达了神王境界。

          当然,这个罗盘,同样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找到的,如若不然,国主这样的存在,早就已经收为己有了。

          当然,他自己,只觉得浑身乏力,根本无法动用任何的法力,只能够这样,任凭这些力量将他往下推去。

          如此恐怖,如此逆天,只不过,那个白骨似乎非常忌惮虚空之力,压根就没有损坏任何一丝虚空,这让所有人承受着无比疼痛之余,还有点好奇。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不过,代价呢?2017年05月08日
          2. 马猴2014年08月28日

          热点排行

          1. 北宅的惊讶2015年01月05日
          2. 代价很沉重2009年12月17日
          3. 呵呵2012年05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