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zXJhGGQbY'></kbd><address id='zXJhGGQbY'><style id='zXJhGGQbY'></style></address><button id='zXJhGGQbY'></button>

          调虎离山

          2018年01月11日 08:48 来源:小故事

          可是仙池,在整个修仙界来说,就已经算是最好的存在了,不但可以凝聚仙气之精,就连在这里修炼,都会事半功倍。

          娄逸一马当先,脚下灵纹闪动之后,迅速的进入了这个宫殿之中,一刹那而已,他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壁障之中,随后,身影一晃,就出现在了大厅里面。

          娄逸斩钉截铁的开口,他确实需要这样的残丹,虽然药效万不足一,而且杂质也相当的多,但是,它依旧比任何丹药都要珍贵。

          娄逸怒喝,手中一道法决打出,随后手中的夺魂刀猛地祭出,对着那个光点就是横劈下去。

          “看来,我们也只有打破壁障着一条路了。”

          “没想到吧,你竟然也有落在我手中的这一刻,在试炼地你不是猖狂吗?现在你还猖狂啊!”

          “哦?道友你直接说啊,说在什么地方,我可以让我的手下去帮你取回来,对了,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法宝啊。”

          这个时候,李若凡脸色难看了,在一个灵台境界的修士面前,他真的不敢放肆,本来还想要直接逃走的心,在这一刻,也化为云烟。

          而这一边的娄逸,也下了杀手,剑气所过之处,虚空炸裂,化为规则神链,不停的斩杀那些存在。

          “这是对你的惩罚,你不该如此嚣张,我可以告诉你,在修仙界之中,每个人都不欠你的,因此,不要以为自己背后的势力,就可以为所欲为,等到哪一天,有人真的看不惯你,就是赔上自己的性命,也要将你给斩杀,那时候,你就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轰!

          而且,这些魔物的境界,最高的可以到达无上!

          “你们很好,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的兄弟!”

          戚坤看到来人,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般,异象溃散,整个人自虚空中跌落下来。

          “她是我的未婚妻,如果道友能够给在下一个面子,我们这就离去,不会为难你们,甚至,我可以保证,她出去后绝对守口如瓶。”

          因为就算留下他,那也没什么作用,这种黄金蟹子,在子母河中,也算是中等的存在,而高阶的东西,不可能刚好就路过这个地方,因此还不如放他进入第二个关卡。

          洗澡?这个词对于他们这样境界的修士来说,真的有点怪异,要知道,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差不多已经是滴尘不染了。

          “还用检查吗,这个向天又不是第一次来了,你我又不是不认识,还有什么可查的?”

          很明显,这个定海珠绝对非同寻常,如若不然,也不敢取这样的名字。

          李若凡眼睛都红了,奈何,他们根本无法动弹,在仙的威压下,他们不过只是一个蝼蚁而已,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只不过,对于那个空间,娄逸一直感觉到太神秘了。

          “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那个接引娄逸的修士,眉宇一皱,似乎真的不清楚,而只是道听途说而已。

          娄逸再次询问,对于这个陌生的地方,有着九条真龙在横卧,虽然没有神魂之力,但是他依旧感觉到一种心惊肉跳,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葬掉自己的性命。

          然而现在,这些孩童很明显没有一丝修炼者的气息,可是这些奇珍异石,在他们手中就是如同玩物,可想而知,这些人绝对不会如同表面上看去那样简单。

          刹那间,天昏地暗,似乎来到了蛮古战场,这是血与骨的迸溅,没有人可以阻挡这种天罚,因为娄逸修炼的是逆天道,因此天罚亦灭世。

          那个神人开口,目光灼灼的盯着极光之中的宇宙孕石,脸上带着一丝焦虑,他想要得到,可是却无法做到。

          娄逸缓缓摇头,他不能带他走,但是,也不能放他出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斩杀。

          “我叫你个仙人板板!”

          而现在,更是一箭,将这里化为湖泊,可想而知,他的战力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小子,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战斧还没有彻底成型,现在你动用,是会让它重头再来的!”

          “哈哈,看来你们已经有了定计,那这样感情好,我就先走一步,不知道现在的火族有什么好的体质没有。”

          如果说,天道想要将他们斩杀,那实在是太容易了,只是降下一道音符,就可以让他们没有了丝毫的战斗力,这样,岂不是想怎么斩杀,就怎么斩杀吗?

          “九个!”

          “你们两个在这里杀敌,别忘了还有我的那一份。”

          与此同时,另外的几个灵台修士,自然也在做出这样的事情,当下,那些魔物更加的疯狂了。

          推开那个密室的门,明月首先走了出去,随后娄逸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虚空之中,这正是当时兖卓教会他的隐身术。

          那是一种宛如极光的所在,演化无数的生灵和战争。

          兖卓开口哈哈大笑,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金毛狮王微微一怔,然后继续大笑着向前走来。

          “道友且慢,我这里有一个传送阵,你借此离开的话,或许会省去很多麻烦。”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游戏系统的恶趣味2005年02月18日
          2. 言不由衷说情话2015年09月27日

          热点排行

          1. 疯疯癫癫随梦还2011年08月16日
          2. 锦衣夜行难容身2012年06月05日
          3. 昔日养虎今为患2011年09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