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kbd id='jcMjgt44r'></kbd><address id='92dc6Lsc6'><style id='XTGCe4WAV'></style></address><button id='bxOCo0FzS'></button>

          全讯网新

          2018-04-21 来源:小故事

          “娘……你们是打起来了吗?”红孩儿从天上落下来,看着还是怒气汹汹的铁扇公主小心问道,她来的时候可是看到铁扇公主拿着刀子就要往牛魔王的头上捅了。

          唐三藏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看着那面带笑意的少妇说道:“女施主如何称呼?此地又是何方地界?”8

          “师父,你们真的打算让我看着你们吃吗?”朱恬芃看着已经准备开动的三人,有些怀疑地看着唐三藏。

          “师父不会掉到水里去吧?”朱恬芃看着站在锤子下的唐三藏,有点担心地说道。

          众人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对于认不出孙舞空这件事,众人都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每天朝夕相处的人,结果现在一个妖怪变成她的样子,竟然分辨不出谁是真的,谁是假的。

          城门口的道路虽是黄土,但却压得十分平坦,不少身影进进出出,门口也没有人阻拦检查,看上去十分自由。

          “九叶灵芝草?”沙晚静闻言也是忍不住凑上前来,看着箱子里的那颗青色灵芝,脸上的吃惊之色丝毫不比朱恬芃少。

          “还有,在当年我们的计划当中,和圣人打架其实不是关键,重要的还是开天道之门之后,打天道才是正确的选择。到时候我会追上他,缠住他,能否将天道彻底解决,还是要看你的。”墨君又是看着唐三藏说道。

          很快,众人就捡到了十几件小衣服,有新有旧,都是四五岁的小孩穿的,还有好几件被认了出来,是之前消失的孩子的衣服。

          “是啊,上次三皇子来盘丝镇,第一个看上的就是蓝月城主,结果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根本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看,连名字都没有说。”

          “楚……楚君……”那少年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楚君,显然还不能相信他手里握着的竟是自己的心脏。

          “在,谁说不在呢。”秋离笑着应道,还颇为亲密地挽上了九尾妖狐的手臂,小声道:“狐姨,你是不知道,我姐啊,他现在正跟一个男人在喝茶聊天呢,而且还不让我听,把我赶出来了呢,我看她多半是动心了。”

          “这猴子还是和当年一样讨人厌……”秋离在心里恨恨地想着,不过看着拿着水灵珠走过来的敖小白,还是表现出了欣喜的神色。

          “只是猜测,不过应该不是真的……毕竟妖怪和人之间应该不能随便怀孕吧。”唐三藏摇摇头,对于自己的这种猜测也是觉得有点奇葩,毕竟在这河里他没有感受到丝毫妖气,所以这条河是妖怪变的可能性不大,而之前孙舞空也没有丝毫反应,说明火眼金睛之下并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孙舞空紧紧握着手,虽然她看得出是唐三藏自己进去的,但是镇元子的袖里乾坤名气实在是太大了,三界闻名,当初能够一袖子收了狮驼城十数万人,实力可见一斑,现在只针对唐三藏一个人,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不一会敖小白她们也都出门来了,有些担忧的看着唐三藏,又是不知道该如何劝慰,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凝重。

          众人闻言也是看向了朱恬芃,不得不说朱恬芃有些时候还是有许多不错的点子的。

          想到这里,老道心中已是将唐三藏定位成一个坑蒙拐骗无恶不作的假和尚了,不过现在重要的是把沙晚静收做徒弟,这样好的苗子可没地方找,要是哦错了过了,这辈子都要后悔。

          “齐天大圣,名不虚传。”唐三藏笑着点了点头,只是现在他一身一副破破烂烂,脸上还沾了不少泥粉,奎木狼施的障眼法也还没有除去,这一笑,一口白牙显得格外显眼。

          “好好好,这就来。”唐三藏看了一眼在白天看着也是幽黑的山洞,默默叹了口气,拉着绳子落到了小船上。

          九尾妖狐看着慕灵一脸关切之色道:“昨夜回去之后,我是越想越不放心,那唐三藏还在你这洞府之中,就像一根刺在我的心里一般,生怕他会对你和秋离不利。所以今天一早我起来做了糕点,又来莲花洞了。慕灵,你别嫌我啰嗦,这唐三藏留不得,就算你舍不得杀他,也不能继续把他留在洞府里了,索性把他给放了吧。”

          红袖招的姑娘们对黑山老妖积威颇深,虽然双眼发红,不过目光落在黑山老妖手上的长鞭之上,皆是不敢上前。

          “你们那么多仙佛对付她一人,不觉得过分吗?她也不曾伤过一人性命,不曾打杀一个仙佛吧?”唐三藏放下手里的琥珀,看着观音,面色微沉。

          唐三藏走上前去,挡在了孙舞空和敖小白的身前,看着众和尚双手合十微笑道:“贫僧唐三藏,自东土大唐而来,前往西天取经,途经贵庙,打算借宿一晚。这两位是在下的徒儿,玩闹惊扰了诸位,还望莫怪。”

          “三位小姐来了,师父,你要不要避一避。”坐在树梢上的啃兔腿的孙舞空晃着大长腿,看着向着外面走来的三位小姐。

          “从无败绩。”朱恬芃摊手。

          青衣没有理会朱恬芃的话,双手结印,让金刚琢悬浮在头顶之上,神情认真的抬头看着上方,嘴唇微抿,现在,一切到要靠她自己了,即便成功的几率很小,那也至少要放手一搏。

          “夫君,我没事,可……可是花儿都死了……”玉面狐狸摇了摇头,看着那些被踩踏的花朵,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一脸哀伤的说道。

          看了一眼表情挣扎,像是在考虑他的话的鱼果,直接伸手一把把他提了起来,冲着朱恬芃她们使了个眼色,又是指着众海妖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吧,你们大王打算邀请我们去圣地一游。当然,如果你们不介意从今日起流沙河再无海妖,你们可以跟上来一起看看的。”

          空气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只有泉水在壶中煮沸出气泡破裂的声响。

          “你没入圣人境,去了可能会死。”唐三藏眉头微皱。

          就在众人疑惑什么东西来了的时候,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上突然响起了一声惊雷,一朵朵乌云迅速聚集而来,很快就遮挡了炎炎烈日,黑沉沉一片,看着有些吓人。

          “师父,三师姐不会真的要输了吧。”敖小白有些担忧地看着唐三藏,看着那五百筹码被划到了聆听公子那边,小脸上的表情可纠结了。

          唐三藏和孙舞空同时侧头看了过去,听了许多废话,好像终于有人说点有用的话了呢,这座城到底为何变成这样模样,还是让他们挺好奇的。

          “继续赶路吧。”唐三藏笑着说道,对于孙舞空倒是不怎么担心,有筋斗云在身,就算是妖王也不一定能够抓住她,至于圣人,那可不是简单就能遇见的,反正到现在为止,他真正见过站在面前的圣人,也就观音这位新晋圣人算一个。

          “何止珍贵,师父,这可是无处可求的宝贝啊,据说当年王母娘娘养了一颗,但是后来莫名失踪了,因为这件事,还有几位宫女被贬下凡,但是关于九叶灵芝草的下落一直是个谜,没想到竟然藏在龙王的宝库里,主要是传出去,三界都要震惊。”朱恬芃咋舌,又是回头看着龙王好奇道:“龙王,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以你的实力想要从王母娘娘的眼皮底下偷走这颗九叶灵芝草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吧?”

          “哼,师父,我一定会证明你就是喜欢男人的……就算我牺牲一点夜袭你……呵呵……”另一旁的帐篷里,本来已经醉倒的朱恬芃突然睁开了眼睛,磨着牙齿轻声自语。

          “当然,我们要给舞空充分的救人条件和环境,所以尽量不反抗,尽量选择妥协。”唐三藏认真点头,他已经有作为一个诱饵的觉悟了。

          唐三藏也不在意,跳过爱爱小姐看向了怜怜小姐,微笑道:“怜怜小姐二八芳龄,娇小可爱,眉眼间不失书卷之气,想来琴棋书画皆通,是为知书达理之良人。”

          “我就不用变了吧?”唐三藏看着三人摇了摇头道,在欢乐岭的时候就是因为变了模样,结果让那青黛对自己暗生情愫,所以唐三藏觉得自己还是光着头好一些,说不定能够让一些人自动退却。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星宿变2013年02月02日
          2. 权谋之术闹朝廷2011年04月26日

          热点排行

          1. 竟然这么多章了2014年01月18日
          2. 另一个视角2016年12月21日
          3. 漫漫旅途小驿站2016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