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UyU8F6mkN'></kbd><address id='UyU8F6mkN'><style id='UyU8F6mkN'></style></address><button id='UyU8F6mkN'></button>

          逼上梁山投名状

          2018年01月11日 08:49 来源:小故事

          此刻,在他脚下,突然一阵巨力传来,他的整个人冲天而起,就如同下面有一个东西在推着他一般,让他脸色开始大变了起来。

          宗主再一次加大的砝码,让娄逸乃至整个洪山派的修士,都全部一颤,生杀大权,这可是执事殿最高的殿主了。

          要知道,这个无光向来都是独来独往,很少与人有所接触,如今却大刺刺的和娄逸交谈了起来,这其中绝对有什么事情。

          那个兽族的修士看了一下娄逸,然后淡淡的开口,只不过,红色的剑芒却并没有消失,而是如此自然的静止在他的周围。

          快!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们能够穿过死气,到达那个神树的跟前,如果他们真的敢动那神树,绝对会引来洪荒的所在,那时候,任凭他们是仙,也只能饮恨。

          这一刻,洪钟已经离开,如若不然,绝对能被气死,什么叫做不过,什么叫才用了,这短短的几年时间,这个炎焉已经用光了他药园十次,每一次都是他又从外面寻来一些天材地宝。

          但是现在,他并没有希望这个天伐之力,会因为他说这样的话,而让他不再渡劫,他这样说,只不过是让这里的那种禁忌存在知道自己并非有意的,就已经足够了。

          虽然这个国度里面的圣药,只不过是人工培育出来的,和娄逸手中的那种野生准圣药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但那终究也是圣药,因此,他们并没有出现什么争夺圣药的事情。

          至于真正的战城到底在什么地方,他却压根就不清楚,也不可能会有人让他进入。

          “是,主人!”

          只有找到了传送阵,他才有可能离开这里,如若不然,就算他最后逃脱了这里,可是回去的路,那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娄逸,我们彼岸一战,敢否?”

          再说,他一个混沌体,埋没在一个小宗门之中,肯定不会有人懂得太多,就算这个五重门在万年之前曾经昌盛,那么,真正明白的修士,应该已经不在了。

          “你是九天神蝶一脉?血脉竟然还如此的纯净!”

          这样的一幕,让娄逸诧异了,刚才的疼痛,似乎随着小人的融合,竟然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更让他感觉到惊喜的,他这一刻,感觉到自己浑身轻松,似乎之前有着一些包袱,给完全的卸掉了一般。

          “嘘……这样的话,你可要少说一点,我也是从一些小道消息得知,这个娄逸手中好像有圣药,还有一块息土,其实这才是他招惹这些修士的原因所在,在修仙界怀璧其罪的事情可是屡见不鲜了。”

          这一幕,让娄逸感觉到有点不可思议,他又释放出了神念之力,想要看看这个棺到底是什么材质。

          然而,下一刻让他们惊惧的事情发生了,不管他们动用任何神通,在这里,都无法改变什么。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这些童子有点无奈的苦笑了起来,他们的速度,竟然还无法和眼前这个修士相提并论啊。

          “这是你逼我的,本来,我没打算拼命,但是你这个人类,真的不知道好歹,既然如此,那就完全消灭吧!”

          九遴,兮儿,这两个可都是极其恐怖的存在。

          而他们所要去的的则是修仙联盟旁边的另外一个山头,在哪里同样也有灵气缭绕不定,还有葱葱郁郁的山树,显得那个山头无比的苍翠。

          他不敢想象,如果真的如此,他还真的需要快速的进阶,如若不然,最后压根就无法保护那个大陆。

          娄逸这一刻已经无法坐立了,索性,他再次躺了下去,在他的体内,一片空空荡荡,所有的法力,都枯竭,他需要有外界的法力注入,这样的话,他才可以自行恢复。

          也有人说,皓月当空,国土旺,血月出现,皇庭之中,就会有公主或者皇后陨落。

          一时间,他有点踌躇不定了,低头,那是不可能的,在这里,他不可能低头,天道都拿他没有办法,更何况这只不过是一道光幕而已。

          一声轻叹,直震众人识海之中,这一下让在场的所有人脑海中一阵晃动,随后变得空白起来,下一刻,空中的禁锢撤销,原本扑向娄逸的那些长老就这样直直的坠落在地上。

          “来吧,人族的修道者。”

          那些灵台境界的修士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再次怒喝,他动用了全部的暖流,他要破釜沉舟,要动用极道神通,是他在丹田境走到极境后的最强神通。

          那个小人黑漆漆的双眼之中,爆射出一道道黝黑的光华,同时脸色异常难看了起来。

          说到暖流,娄逸神情一怔,别人修炼的都是清凉灵气,而他修炼的,则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暖流。

          “多谢国主!”

          而李卓更加直接,他凝炼自己的道则,化万道为一缕,把所有的法宝和光华,都给捆绑在了一起,对着那个虚空之中的一个点,疯狂的斩去。

          当然,对于兽族之中有神人境界的存在,娄逸自然知道,可是这些存在毕竟不在水兰大陆,而是在那条古路之上,对于这些事情,娄逸自然没有任何在意,要知道,等他下一次进入那条古路的时候,天知道是什么时候。

          只是他的这种反应,让田晴心中轻轻一叹,然后似乎是豁然开朗了一般,感觉到了一阵安全。

          难道说,那个地下洞府,正是那个帝道王者所作的事情?

          这一次,是集体性质的,并非是如同娄逸那般,只是针对他一个人。

          终于,他惨叫一声,七窍之中,有黑色的血液流出,似乎是真正受到了重伤。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这里是分基地2008年04月15日
          2. 炼化挪移万兽形2009年09月11日

          热点排行

          1. 大地如母天如父2012年08月05日
          2. 改造的需要(上架第一更)2016年04月03日
          3. 真·八点档剧情2005年07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