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fXzpr7IqA'></kbd><address id='fXzpr7IqA'><style id='fXzpr7IqA'></style></address><button id='fXzpr7IqA'></button>

          迷惘

          2018年01月11日 08:48 来源:小故事

          不过这个家伙非常的狡猾,从一个小修士一路走来,甚至还没有人能够捕捉到他,就连他的踪迹,都没有人能够知晓。

          那个兽族的修士看了一下娄逸,然后淡淡的开口,只不过,红色的剑芒却并没有消失,而是如此自然的静止在他的周围。

          娄逸冷漠的开口,其实,对于玉髓,他压根就没有什么在意的,这种东西,虽然稀有,但是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

          “夏天,我告诉你,这个人是古路之中进来的,而你,这样包庇他,不惜因为他而将我封印,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会让整个伪仙界的修仙界耻笑的,小心到时候你成为众矢之的!”

          惊天动地,这是他运用了所有神通所释放出来的威势,让天地为之失色。

          随后,尧嫣冷哼一声,拿起手中的灵酒就直接一口下去……

          只是刹那间,在他们的周围,六道光华闪现而出,让他们身边都如同白昼,本来黑暗的空间,如今却可以看到任何一个毛发。

          “小三,这些都是你的同门?”

          “不管怎么说,咱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前往那个群英会,或许,真的能够在这里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宏大呢。”

          “只要你们全部滚出皇朝,我自然而然的就放了她,如若不然,就杀无赦。”

          不知道过了多久,娄逸悠悠醒转,刚才的大战,让他神魂受挫,就连身体也分崩离析,这一战是他进入修仙界以来,最为残酷的一战。

          随后,整个山头之上的修士迅速的腾空而起。

          “不错,这里真的是一块宝地,不过,也是你的悲剧之地。”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最后,风月直接把娄逸给拉回了密室之中,神念一动,就把石门给严密的封锁,然后设下了一重禁制。

          这是一种重塑,只因为现在他还没有修炼小成,只能这样释放出虚影而已。

          陈秋蓉没有回答长老,反而从怀中取出一颗丹药送到娄逸的口中,柔柔的说了一句。

          那个修士大笑,原本醉醺醺的双目,突然爆射出一道神采,就如同凌空剑意,对着无光横射而来。

          同时,在另外一个方向,还有数十个神王境界的存在,也在悄然接近,这里的动静太大了,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当他们看到这里的情况之后,有人甚至都忍不住冲了上去。

          群英会在继续,修士之间,交流甚欢,这是难得的一次大会,也是他们进入无上之后的第一次聚会,可以拉拢亦或者交好很多修士。

          在这条蛟蛇落下的瞬间,快速的缩小,直到最后,这条蛟蛇竟然化为了一柄利刃,看到这柄利刃之后,娄逸瞳孔紧缩数下。

          在倒退的时候,他迅速的运转轮回术,不停的修复己身,他清楚的知道,在他落下的那一瞬间,就会再次发生一场更为恐怖的战斗。

          娄逸淡淡一笑,既然对方能拿出这样的东西来邀请他,绝对不会对他不利,至少在他没有表态之前,是不会对他有什么伤害的。

          “别给我提这个,他们这些年做了什么事,难道我真的不知道?就算我身在烟宗,也可以清楚的了解他们动向,你不就是被他们被逼迫,才进来烟宗的吗?”

          当初,也是这个少主授意,要盘作为替罪羊,如今,他又做出这样的选择,这岂不是在宣告天下,当初的事,就是他安排的吗?

          娄逸二话不说,丹田处星光闪烁,一幕异象以他为中心散发而开,禁锢着乾坤,这一片天地他就是主宰,可以随意的袭杀任何人。

          一刹那间,娄逸迅速恢复,他身上的肉体,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生,这就是轮回术的玄妙之处。

          这也是他们二人的秘密,更是他们的杀手锏,据说,前不久,这个水流才斩杀了一个圣尊,如今却又虎视眈眈的来到了这一场大会之上。

          “这位道兄,难道说,你也进入了同阶前一百名?如若不然,你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

          就在这个时候,还没等娄逸说出什么,在旁边,一声惊恐的怒吼传来,惊动整片云野。

          毕竟修炼者,没有哪个是真正纯洁的,尤其是这样的道藏修士,更加不可能。

          那个圣尊看到这样的一幕之后,脸色微微一变,他的推演术,从来都没有失效过,为什么这一次?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那就先来一份水族栖息地的地图吧。”

          蛟蛇此刻再也没有刚才的霸道,口中怒喝,前段身子微微一颤,就在原地消失不见,剩下的半截身体,却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在这里形成了一片血池。

          “这是什么地方?”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就算心中有遗憾也已经没什么用了。

          那是一种完美,是一种无瑕,看惯了那样的身体,对于这里的一切,他感觉到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事情。

          当他的目光在那些灵草上面一扫而过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因为这些灵草很少有低阶的存在,甚至还有一颗神秘的种子。

          最后,几人再次前进,他们要寻找一个传送阵,时隔一个纪元,就算有地图,但是那个传送阵也不是那么好找的,更何况这里已经断壁残垣,和地图上所描绘的已经是大相径庭了。

          然而霓裳并没有回答姬峰,而是对着黑山里面冷冷的道喝一声,穿透了整个法阵,响彻在黑山之巅,同时,所有的修士脸色微微一变。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被吊打的三姐妹2011年02月15日
          2. 珍珠港2017年05月12日

          热点排行

          1. 夏洛特老爸的原话2009年03月14日
          2. 代表意志的荣耀(周末第四更)2013年03月27日
          3. 死亡从天而降2011年07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