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wlxKziUOt'></kbd><address id='wlxKziUOt'><style id='wlxKziUOt'></style></address><button id='wlxKziUOt'></button>

          那些航母有些智障的脑洞

          2018年01月11日 08:51 来源:小故事

          “我”

          “你?”

          在这个禁地之中,他们可谓是经历了宛若荒古时期的一切,在这里,飞禽走兽,哪怕只是一个蚊虫,也带着血色,无比的狂暴,最少的也是王者境界,有高阶的,可是却不常见。

          当然,蒲志良并没有出现在这里,应该娄逸还没有说出来,如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甚至有些人巴不得他与向阳决战,等到二人筋疲力尽的时候,再横刀夺宝。

          一时间,这些树木开始爆裂,并且还带着火光,向着四野飞射而出,只是刹那间,这里成为了一片火海。

          “哼!说的好听,你们放出这些蛮古时期的老怪物,不就是为了自己宗门的传承吗,还说什么为了整个修仙界,可笑,今天就让我把你们尽数斩杀,然后等待那个所谓的无上帝胎废体,看你们还能翻出什么浪花。”

          “哈哈,其实我的命一直都很大。”

          少女坐了下来,脸色有了一点忧郁,也有了一点苦恼,更多的则是还有一丝惊喜,因为她遇到了这个人。

          如果他们真的和娄逸一起进入了,那他们才真的是脑抽了,毕竟这里面的危机,可是连王者都不愿意轻易涉足的。

          在祭台上面的众人见此,则是整齐划一的走上前来,似乎想要盘查娄逸。

          一剑落下,宛如破碎了万古,远处的一座高山,轰然倒塌,长剑撕裂了虚空,最终落在了那个修士的脖颈之上。

          “就是这里了!”

          “道友,这仅仅只是你的要求?”

          这一刻,蛮荒禁地的那个神人疯狂了,周身神光缭绕,他在飞快的复原,想要阻止清白。

          张钧眉头微微一皱,随后却不再言语,转身走进了他们的临时洞府之中。

          突然,兽族的那个无上存在,冷冷开口,并没有回答娄逸的话语,反而当着他的面,毫不讳忌的开口,竟然是在商量将他给斩杀。

          不错,来人正是烟凌云,他这一次是携带镇宗之宝而来,一开始带着镇宗之宝,是为了能够阻挡这里面的王者发生什么异变,没想到竟然见到了这样的一幕。

          娄逸非常嫌弃的推了他一把,大有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这让更多的修士都忘记了屠魔,甚至有数个修士,在这一刻,直接被魔物斩杀。

          “这都怪你自己,你都没有听到吗,就连我,也是邀请这位小道友前来一续,当时如果不是他,最后谁胜谁负还真的不好说,可是你呢,人家更改走进来,你就这样的羞辱,这也怪我平时对你们的教导太少了。”

          娄逸向后望了一眼,然后淡淡开口,在他们后方,万圣海依旧在荡漾,这是那些空间裂缝冲撞后的余波。

          可是娄逸偏生和天道有过约定,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更何况是其它!

          首先,娄逸的体质,本身就是无上帝胎,虽然到了现在,体质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但是,他的体质,本身就比其他的修士要坚韧一些。

          如果没有机缘,估计穷其一生,也不见得能够点燃第四个灵泉。

          另外那个长老同时也开口了,不过他拿出的可是一个阵盘,这个东西娄逸明白,这算是属于一个活动的传送阵。

          “不是,这里不行……”

          娄逸反击,顿时让下面的所有人都脸色微微一变。

          同时,那些刚刚赶到店铺的一队修士,也听到了这样的暴动,零头的两位神王,顿时脸色大变。

          突然,一个突兀的声音在这些人群之中响起,无比渴望的想要看一下那一柄战戟,毕竟这样的法宝,在整个修仙界也不会多吧。

          这是他的身体,可是苦海之后,依旧看不真切,就连他自己都不行,这是一种诡异的感觉,让他很不爽。

          整整半日的时间,他不知道行走了多久,只知道前面的路已经没有了,则是出现了几个大门。

          “哈哈,你都死到临头了,还不看不清事实,果然水家的修士都是残废。”

          “其实,我真的还想回去,把那个神树都给挖走,这样以来,以后的路上,就不用担心什么法力不济的事情了。”

          最后,蒲志良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让娄逸很想现在就杀了他。

          “行,好在这里还有一个通道,只要咱们一直走下去,就能够走出这个空间,至于通道的尽头是什么,那我也不清楚。”

          “我说那个太阳,刚才你得罪的那个家伙,名叫太一,是一个小型大陆上面的异体质,而他的叔父,名叫太阳,当年一路披荆斩棘,只是用了半年的时间,就冲到了一百城,然后又用三年的时间,走到了一百五十城,结果却因为他的狂傲,被一百五十城的守卫算计,结果在那一城他失败了。”

          因此,这对于逍遥门,可谓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如果是他,在不知道事情真相的情况下,估计也会相信他说的话语,因为,在他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杂质,更没有任何的做作。

          如果张钧不在,娄逸还真的有可能直接按照她说的做,但是现在有张钧在场,就算他脸皮再厚,也无法做到这样个样子。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永世不忘忠犬情2015年05月14日
          2. 安排的对手2006年09月26日

          热点排行

          1. 无知无畏踏血途2017年06月05日
          2. 历劫之地2017年08月20日
          3. 企业号导师2009年10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