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tKoicF2Bd'></kbd><address id='tKoicF2Bd'><style id='tKoicF2Bd'></style></address><button id='tKoicF2Bd'></button>

          滚滚黑水向东流

          2018年01月11日 08:49 来源:小故事

          另外一个道藏境界的修士,双腿打颤,甚至都有了站不稳的迹象。

          “我没事,咱们现在可以回去了,还有几天时间,就有一场修仙界大会,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参加!”

          可想而知,这样的战斗,绝非是他们能够接触的。

          事实上,城主在来这里的时候,就做出了一些部署,让手下的那些修士全部出动,只要是魔物,就给抓起来,然后送到这里。

          娄逸看了一下通天,然后若有所指的开口,这一下,让通天满脸通红,这小子真的是欠,如果现在不是用人之际,他还真的想要和他一较高低,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

          一剑斩出,无敌,无物,就这样对着虚空之中一剑斩去。

          当然,在他们的大陆之上,无上存在也是非常稀有的存在,然而在这里,可是遍地都是,这完全都是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存在。

          娄逸冷漠,这个家伙真的太气人了,颐指气使,在这里对他指手画脚,让他非常的反感。

          “不见得吧,他应该是被吓傻了,毕竟以他现在的境界,进入试炼地不会比死更舒服的。”

          对于一百零一城的实力,他们没有人不清楚,清一色的都是无上后期的存在,甚至,还有数个无上后期巅峰的存在。

          这是一个大事情,在碧海神朝注定要轰动起来,并且在史册之上,还会被记录,这是一种美谈,更是一种惊艳。

          再然后,就不见了踪影,这让他心中本身都感觉到了异样,不知道那两个存在现在如何了。

          或许,他们会到达七百五十城,在那里等待,因为后面还有修士在陆续的赶来,只是他们提前了一些罢了。

          而且,这个地方似乎并没有超越圣尊的存在,如若不然,早就应该行动了。

          狂犬真的快被气疯了:“我就长了一张有伤风化的脸吗?信不信我把你们的客栈给你们拆了!”

          可是这一次,她没在,这反而让娄逸一时间有点不能适应。

          “你说你愿意替我家云儿?”

          以此来防止那些魔物的逃走,而城门更是紧闭,在那里有一个团队等待,其中有灵台境界的存在。

          这个家伙是一个仙胎,娄逸真的不清楚,自己已经斩杀了一个仙胎向阳,现在这家伙肯定也从水兰大陆传过来的消息了解过了。

          因为太多了!

          这些人只知道,是他们宗门之中的高阶修士,让他们前来,务必要把那件东西给拍回来。

          因此,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并没有去寻找,当然和他时间的紧张,也是有着一些关系的。

          “不知道阁下到底是什么存在,为什么多在下如此怒气冲冲?还有,我之前好像并没有见过你吧。”

          娄逸走上前来,大袖一挥,一股浑厚的暖流瞬间充斥了商困父子的身体,顿时间,他二人浑身一阵舒泰,脸上惨白的神色也瞬间消失不见。

          逆天道则,时而化为一柄战剑,时而化为一柄大刀,当然,刀枪剑戟,棍鞭斧锤,都被他使用了个遍,直到最后,他发现,在这万道之中,竟然没有一个天道幻化战斧!

          收回心神,娄逸有点发呆,殊不知,在修仙界中,法器入体有着多么大的风险,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无上帝胎,他这一会早就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而天下这么大,却只有一种天道,又如何能够衍生出三种不一样的圣药?

          而在这里,这些天道之力,自然不是那种温柔的存在,这是在责怪他没有进行反哺,因此才降下的雷霆之力。

          只是,娲族的修士,从来都不把这颗藤蔓示人,如果不是陈秋蓉说起来,哪怕是整个修仙界,都没有人知道。

          再说,他一个混沌体,埋没在一个小宗门之中,肯定不会有人懂得太多,就算这个五重门在万年之前曾经昌盛,那么,真正明白的修士,应该已经不在了。

          “走吧,这还真的是一个惊喜啊,在这里面,众生平等,没有任何种族的界限,有的只是修士,共同的目标和目的。”

          “或许你不知道,这里都是修仙界绝巅的存在,他们既然来到这里,自然都提前推演过,这一次,绝对会有那样的人出现,如若不然,他们也不会趋之若鹜的赶往这里,并且在这里大开杀戒,要知道,黑暗时期很快就会到来,如此的消耗己方战力,这本就是在犯罪,但是如果得到了孕石,那一切都不同了,因为这样可以造就出来更多的同等修士。”

          “这个仙子,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这里面情况的?”

          “动用我的五行灵髓?这是怎么回事?”

          “还有就是,让我来辅助你,而且,助你寻找回去的路,然后把灵蝶送回去,毕竟她怀了你的孩子……”

          突然,娄逸看到了前面,一个高耸入云的石碑,在上面,明显雕刻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正是墟中墟!

          娄逸冷笑,他无惧这个老龟,虽然他知道,这个老龟不是他可以相抗的,但是,他现在正在控制着那个剑意,如果这个老龟突然发难,那么,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将那个剑意引爆,这样以来,到底会发生么,这些妖兽,应该比他还要清楚的多。

          这些暖流竟然可以代替灵力!

          在他的体表之上,已经多出了一层灰白色的物质,黏黏的,稠稠的,还带有一些腥味。

          他就是这个宇宙的主宰,可以决定任何一个生灵的生死!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闹鬼的建筑2007年09月05日
          2. 天雷霹雳请神灵2012年02月09日

          热点排行

          1. 悲叹一生红颜冷2014年02月27日
          2. 表演2006年08月24日
          3. 人命官司闹上堂2008年04月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