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erNFidKUq'></kbd><address id='erNFidKUq'><style id='erNFidKUq'></style></address><button id='erNFidKUq'></button>

          不给烈风就……捣蛋?

          2018年01月11日 08:51 来源:小故事

          然而现在,娄逸一个帝道王者而已,竟然也可以做到,甚至,他不过只是王者中期的实力,却可以做到圣尊的战力,这简直就是一种噩耗。

          刹那间,整个夺魂刀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带着一道乌黑的光华,对着下方兀自翻滚的魔海之中一射而去。

          一时间,在其他地方,也有人得知了这个消息,整个试炼地已经沸腾。

          此人一身白袍,就连头发和胡须都是洁白无瑕的,面庞更是白的有点渗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白字了得。

          只不过后来,他从试炼地归来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关于谭宗的消息,甚至,就连他斩杀了他们一个天才弟子,也没有人出来追究了。

          云霄咬牙切齿,恨不得马上就可以让他痛快一战。

          “早知道,我就问他们两个有没有可以克制魔云的法宝什么了,也不至于会有现在这样的尴尬境地。”

          两个灵台修士,毕竟境界在那里放着,自然不可能任凭这些攻击砸在他们身上,如若不然,他们就这样陨落,那也太过憋屈了。

          而娄逸不过只是一个王者中期的存在,虽然他是中期巅峰的存在,但是想要面对一个王者后期巅峰的修士,那也是有点痴人说梦了。

          他的手中,不停演化,想要看清楚这个第一斩的威势,同时,他体内的暖流和道则之力被牵引,一点一点的向着手中断天剑流淌而去。

          “蛮古有传说,天地无法长久,一旦有人能够目视万圣林的奥妙,那么此人注定要被众修士追杀,如果不身死,或者可以成为一个时代的主宰,或许成为一个时代的浪花。”

          那个修士愤怒无比,这些人真的不知道他的苦啊,刚才他可是动用了全部的实力,然后,根本无法对这个猫娃子产生任何伤害。

          如今,这个大长老让他无话可说,也只能够收下这个炎焉了。

          那个城主的举动,直接震撼了古路,这已经非常明显的说明了他们的立场,敢动盘者,死也不是你们的终结!

          如今,他遇到了娄逸,以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磨刀石,这样以来,他自己的战意倒是被提高。

          一直到了这里,他才有了一点线索,看来这条路没有错,那个帝道王者肯定就是前往这里面去了,并且他之所以能够这么轻松的进入到这里,应该是那个帝道王者把这里的路障都给清除了才对。

          如何横渡苦海,如何能够寻找到彼岸的四个灵泉,这成为了一个最为难的题目。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决斗规矩,是要把对方扔下决斗台,才算是结束吧?”

          这颗种子娄逸现在几乎都已经忘记了,那是他在乱魔谷五行洞之中得到的,当时,他只是感觉到这颗种子无比神秘,像是一颗圣药的种子,但是一直到现在,哪怕它在息土之中沉睡,都无法有任何的异变。

          轰!

          墙壁崩塌,成为无尽的废墟,无比坚硬的墙壁,崩塌之后,也不过只是一些碎土而已,流淌在他们的脚下。

          “好呀好呀,我们这就走吧。”

          就算只有六斩,一旦用出,那也可以称得上是无敌于天下了。

          这样一来,就算他有再大的神通,也不过是投鼠忌器,罪不责众,正是这个道理。

          “坚持住,我这里也有很多神药,只要你能挺过来,我也可以给你疗伤。”

          “我想,你还是误会了,只要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绝对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当然,我也没有权利放你们离去,至少,我不会为难你们。”

          他们排查之后,确定没有其他王爷的探子,才让他们进入。

          “各位道友初来乍到,想必无法理解这里的情况,你们暂缺气休息一下,等待下一波攻击的时候,我会召集你们前来,境界不够的,我会把你们送到荒古绝地之中,进行试炼,而境界到达神王的,就直接进入这个战场之中磨砺吧。”

          只是,当他刚刚进入这个禁地的时候,就有一个修士赶了过来,这个人,正是当时他神游物外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存在。

          这个乾坤之中,发生了洪灾,熔炉和冰天雪地两者相互抵消,只是,娄逸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而古帝也不过只是耗费了一半的实力而已。

          “于情,你的这个好弟子,可是和那个媚宗的弟子共同战斗,可以算的上是生死的交情,一方有难,这一方自然要伸出援手,这句话可对?”

          魔地消失,在原地依旧是漆黑一片,只有娄逸手中的陨石,散发着淡淡的光辉,在漆黑的空间中,照耀着前进的道路。

          甚至,她也看清了陈秋蓉,这样一个任凭自己孤苦伶仃,哪怕忍受着相思之苦,也要用自己来督促娄逸,让他疯狂的修炼,让他不停的进阶。

          当然,这样的做法,也导致他们快速的成长了起来,以至于到现在,已经可以和三大家族抗衡的地步。

          在他的丹田之上,还有先民,然而实质之中,却没有,这里压根就不可能容得下先民,更别说让他们在这里生息了。

          “放了他!”

          更可恨的是,那些外界的修士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协助,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屠杀而无动于衷。

          天道,虽然对于仙也有着束缚,但是,仙是永恒的,想要破灭,其实并非是容易的事情。

          一个声音响起,似乎来自外界,又似乎是出自他自身的体内,这让他一惊之下,就退了出来,随后脚下灵纹交织,向着前方急冲而去。

          本来娄逸只是想要汲取一丝,来锻炼己身,没想到自己的举动却引发了这种强大的雷劫。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再次刷存在感的银河号2007年10月11日
          2. 会当扬帆济沧海2007年12月10日

          热点排行

          1. 赞美亚顿2010年03月24日
          2. 死后魂灵得升天2007年06月17日
          3. 昔日苦功非无用2009年06月26日